泉州现代艺术文献展前言
来源:未知 作者:文学网 日期:2019年04月29日
 

中国当代艺术与印度当代艺术、俄罗斯当代艺术已经崛起,成为当今国际艺术界最有潜力的新星。中国当代艺术品在2005-2007年间的国际艺术拍卖市场上屡创佳绩,尽管今年因美国次贷危机影响,艺术市场出现萎缩,但前景还是乐观的:因为全世界众多最优秀的艺术家、策展人、收藏家和艺术机构并没有丧失对中国当代艺术的信心。中国当代艺术依然充满活力,虽然其中鱼龙混杂,但高质量的作品已经从艺术语言和艺术思想两个方面将中国艺术推进到极深远的地方,并反映出整个中国社会的快速变化,这是当前其他类型的中国艺术所望尘莫及的。

从最近30年中国当代艺术史的发展来看,泉州对中国现当代艺术是有重大贡献的,因为在国际顶尖华裔艺术家的名单里面,有几位从泉州走出的艺术家。但对泉州现当代艺术史来说,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孜孜不倦地谈论蔡国强或黄永砯,而是应该整理发生在泉州本地的现当代艺术。2008年12月的《泉州当代艺术展》已经开始了有益的工作。以闽南画派、BYY和T工作室三个群体为代表的《泉州现代艺术文献展》,则主要侧重遵循历史的线索,把这三个群体的工作放在中国现当代艺术史的整体发展框架中进行评价和讨论。

20世纪70年代末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尽管社会思想仍然限制重重,但中国社会的对外开放已是大势所趋。绘画逐渐摆脱文革期间庸俗的主题创作,并公开倡导西方现代绘画。当时&星星画会以及&伤痕美术在全国影响巨大,闽南画派并没有&星星画会和&伤痕美术如此强烈的社会政治色彩,他们更接近同时期的&北京油画研究会或&上海十二人画展等,侧重对绘画的线条、色彩、形式等纯艺术语言的表达,大力引进印象派、野兽派或表现主义的画风,同时也注重挖掘中国古代艺术中的韵味等元素,这些在文革期间都曾中断了&&比如林风眠、庞薰琹等人的现代主义绘画。回顾1979-1984年间,中国艺术界最前沿的学术辩论,正是有关线条、色彩、形式的价值问题,闽南画派的探索在当时无疑是走在时代前列的。

BYY在85新潮美术中具有典型性,作品的哲学意味很强。20世纪80年代全国文化界兴起西方哲学热,艺术家甚至成为半个哲学家。画家李路明当时在一次研讨会上感慨道:&如果有一天中国终于能有了自己的哲学家,那么艺术家自然会摆脱目前这种主导倾向。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恐怕不可能,这也是我们这一代艺术家的悲剧。是不是悲剧?现在看来并非如此,85新潮美术的特质也许正在于其浓厚的哲学味道。BYY不仅继续研究现代主义绘画,更通过实物或装置,包括对展厅的颠覆,开启艺术的多元道路。BYY甚至是不适合展览的,其中销毁的作品是对艺术的叛变,是对艺术既定认识的否定。BYY不愿面对僵死的社会或艺术范式,奋起反抗过去的规则,与厦门达达异曲同工。

2005年以来,藉85新潮美术20周年之际,黄专、高名潞、费大为等批评家相继推出《创造历史:中国20世纪80年代现代艺术展》、《无名画会回顾展》、《’85新潮:中国第一次当代艺术运动》等各大展览,明年在全世界也会有更大规模的纪念活动,因为学术界普遍将1989年看作是85新潮美术运动的结束。历史是被操作出来的,《泉州现代艺术文献展》以及这本图录问世的目的,也是为了防止有价值的工作在历史中被孤寂地淹没。

当然,必须清醒地认识到,目前泉州当代艺术的发展已经明显落后于北京、上海、广州、重庆等国内城市,更毋论纽约、伦敦、威尼斯、卡塞尔、圣保罗等国际艺术重镇。泉州当代艺术的未来无疑取决于当今活跃在泉州的当代艺术家,如T工作室。对T工作室作艺术史上的定位现在还为时过早,但可以肯定的是,T工作室与闽南画派、BYY所面临的课题已经完全不一样了。1989年以后,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以嵌入国际艺术结构为最重要特征。随着全球政治、经济一体化,中国艺术已经不可能像以往,继续在一个封闭的系统内孤立地进行传承或革新,它不可避免地被卷入全球艺术的漩涡之中。T工作室未来的工作应着重考虑全球艺术的前提,作品才能具有历史的前瞻性。

历史上的泉州,其开放性声名远播,这也是泉州当代艺术值得期待的理由,因为我一直认为当代艺术的核心概念&&当代性,其最关键的主张就是开放性,中国艺术真正向西方非排斥性的开放,是中国艺术发展的崭新开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