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2010回顾当代艺术走过的这些年

在当代艺术版图中,历经了2006年的起飞、2007年的冲刺、2008年的坚持、2009年的沉淀、2010年的跨越以及2011年的上升。岁末将至,我们用简单的言语回顾当代艺术的这些年。

2006 起飞

美国经济学家、经济史学W·罗斯托1960年在《经济成长的阶段》一书中,使用了“起飞”一词来阐述经济成长阶段论。简单说来,“起飞”是指使经济正常成长所需要的产业革命和生产方式的剧烈变革。起飞之后,传统的经济状态很快即会被突破,一经升空后,就可以顺利航行。再次回首2006年,“起飞”一词同样适用艺术市场,且不管是哪件天价、哪场拍卖、哪次成交为这场酝酿已久的展翅加了最后一把马力,总之在2006年之后,“艺术”和“财经”比翼齐飞,直冲云霄。

W·罗斯托的起飞理论还包括一些总被人遗忘隐患,而这些则是其理论的关键之处。如何防止早熟消费,如何发展基础建设,如何控制人群(泛指消费人群),如何吸收外资,如何启动国家保障……而这些问题在艺术市场其实同样亟待解决。不过对于这架已经离港的航班,我们只能期待在其漫长的航程中将隐患自行消化,只能期待未来它有一场精彩而安全的降落。

2007 冲刺

2007年是不可思议的一年,这是08奥运筹办的最后一年,所有的场馆都将如期在年底前完工,它们巨大的形体将成为中国崛起、开放的象征而吸引着世人的眼光。与此同时,年轻的中国当代艺术也以自己飞快的成长速度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人们的注意。远在大洋彼岸的《纽约时报》注意到,与当代艺术拍卖价格一起飙升的,还有数以百计的新艺术媒体、画廊、私人艺术博物馆在北京和上海遍地开花。中国的拍卖行也逐渐从对传统水墨画的关注转入当代艺术。西方画廊正在以最快的速度签约一些不知名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一些刚毕业的学生影像作品甚至都能开出每幅1万美元以上的高价,知名画家的背后更是排满了着急等待的买家,而古根海姆和蓬皮杜甚至开始打算在中国开设分支。回到2007年的《纽约时报》:人们的注意力被高昂的价格所吸引势必将带来艺术家们创造力的下降,他们会一直遵循着自己那些带来高价作品的路数一路前行,而忽略开创新领域。

2008 坚持

不平凡与戏剧性是2008年的特点,从春拍的火爆到因受金融危机影响而大幅缩水的秋拍,艺术圈坐了一回经济和心理的双重过山车;从中国美术馆、到上海美术馆再到广东美术馆,三大国立美术馆纷纷向当代艺术伸出橄榄枝;从艺术家参与国家公共事件到海外艺术家的回归,再到上海双年展、广东三年展在吸引普通观众方面的新举措,中国当代艺术和当代艺术家比以往更多地进入公众视野;这一年,数位中国当代艺术家被纳入“2008全世界行情最好”的艺术家名单,同时这些创造市场神话的艺术家纷纷和国际著名画廊签约,也引发了更多关于中国当代艺术家国际化的讨论。然而这一年艺术圈最深刻的记忆还是呼啸而来的金融危机,它着实叫人尝到了市场的无情,而一些业内人士在承认日子不好过的同时也认为这是一个肃清艺术圈鱼龙混杂现状的好机会,所以,谁能坚持挺过来,最能看出做艺术的决心和实力。

下一篇:没有了